石林,CMA
 

中国民航信息网络股份(香港)有限公司总会计师

 

本文整理自“IMA管理会计大咖云讲堂”

 

2020年2月27日在线节目

 

当前全国上下正在众志成城抗击疫情,这种状况下,很多企业都面临不同程度的经营困难,也暴露出很多风险,财务风险就是一种突出的表现。如何能使企业安然度过这次难关?如何化解财务危机?本文将从管理会计角度进行探讨,首先介绍当前企业财务危机的几种表现形式;接下来从战略层面思考应对危机之道;最后从战术层面运用管理会计理论和工具介绍助力之术。
 

01企业财务危机之“困”

 

1. 资金断链

 

当前状况下,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企业所遭受的困境,最典型的莫过于现金流问题,很多企业饱受资金断链之困。这次受疫情影响较大的行业包括餐饮、零售、旅游、线下教育、航空运输等,这些行业的商业模式是依靠客流带来现金流,形成良性循环,支撑企业的持续发展。一旦现金流受到影响,就会形成资金断裂,也就是在循环系统的输入端为0。这种情况下,企业只能靠存量资金运行,其生命周期也会受到影响。

 

2. 刚性支付

 

企业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刚性支付。比如北大方正集团在2月19日发布公告,称申请重整获得了法院受理,正式进入了重整程序,这家资产规模三千多亿元的企业之所以走到这一步,直接原因就是其发行的债券和银行贷款不能按期支付所存在的违约风险。除此之外,企业面临的刚性支付还包括每月企业应交的房租、员工工资、税费、社保缴费等法定的约束性负债。这些都是企业面临的刚性压力,都有可能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目前国家迅速出台了一系列扶持减困的政策,比如延后企业的纳税申报期,减免和缓缴社保缴费等,同时一些业主也主动提出了减免租金。希望这些政策能帮助当下面临困境的企业渡过这次难关。

 

3. 技术性破产

 

还有一个表现形式就是技术性破产。破产的含义是由于企业经营不善,不能到期支付债务,也就是资不抵债。从破产的不同衡量维度,又可分为技术性破产、事实上破产和经法律宣告的法律上的破产。相比较而言,技术性破产也是处于资不抵债的状态,但是经过努力采取一系列的措施,是可以挽救的。上面我们提到的北大方正这个案例,其实质就是已经陷入了技术性破产的状态,但是通过申请重整,可以避免法律上的破产清算。这也是企业自救的一种方式。另外一个案例就是最近新闻聚焦的某家航空公司,最近一年多的时间,一直在变卖资产换取现金流,寻求各种办法和措施,避免实质上或者法律上的破产。

 

02辩证思考应变之“道”


      面临困境或者财务危机,企业应如何应变和化解?从战略角度来看,我国悠久的传统文化给了最好的答案——大道至简。如果将这场危机当作一个事件来看,可以简单的分成三个阶段,事前、事中和事后。

 

1. 事前:未雨绸缪、居安思危

 

从事前来看,应变之道应是“未雨绸缪、居安思危”,“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要将好的和坏的结果都要预先考虑到,世事无常,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在危机到来之前一定要有深刻的认识,那就是危机一定会到来,要有向死而生的危机意识。具体到企业经营管理中,就是要充分估计各种极端情况,做好充足准备。

 

2. 事中:转危为安、化险为夷

 

从事中来看,既然危机已经来临,要做到不惊不慌,学会转危为机、化险为夷。在我国传统文化中,“危机”一词包含两种含义,就是危险与机会并存,并且能够互相转化。这种辩证的思维能从思想上树立不怕困难和挑战的信心。只要在危机中寻找并抓住机会,就能共克时艰、化险为夷。

 

3. 事后:痛定思痛、亡羊补牢

 

从事后来看,这场危机过后一定要深刻反思,痛定思痛,亡羊补牢为时未晚。该补的短板一定要补上,该优化的流程一定要优化,防患于未然才能得之坦然,为迎接下一场危机的到来做好充分准备。

 

03管理会计助力之“术”

 

1. 现金流管理

 

财务危机的核心表现是现金流危机,因此当务之急是要做好现金流的管理和掌控。运用管理会计知识,就是从现金流入和现金流出两端来寻找解决方案,开源节流做好现金浮差管理。

 


      对于现金流入,要采取各种措施和办法,小到处置存货,大到变卖资产。比如由于备货年夜饭,很多餐饮企业采购了大量的蔬菜肉食,面临存货积压、变质和损失的风险,部分企业就采取了向附近小区居民售卖,开通线上配送交易,慰问企业员工等形式,解决了部分存货占用资金的困难。


      对于现金流出更要精打细算,用好用足各项扶持政策。从以往的案例和企业经验来看,对于政策的及时关注和最大化利用是很多企业容易忽视的环节。各级部门出台了大量的优惠和补助政策,这些政策发布渠道各异,企业需关注并提出申请,逐级申报后才能享受优惠和补贴。企业要加强政策研究和情报管理,通过各种渠道联系沟通,争取能够最大化享受各种优惠政策,能够减少现金流出。另外,企业要控制好现金流出节奏,比如说充分利用信用条款,享受信用期限,还有一些分期付款和以货易货的方式等,尽量延长现金的支付周期。现金流管理方面,加速现金流入,延缓现金流出。通过浮差管理将现金流的管理做到极致,给企业带来真正的益处。

 

2. 应收账款管理 

 

考虑企业应收账款的管理也是从快速回笼资金,减少坏账风险的角度去应对。要关注应收账款保理的应用,这项业务的运用虽然在国外已较完善,但在国内目前还处于较初级的阶段,受信用体系建设和营商环境的制约,这种应用的适用场景和范围还有一定限制。目前一些中小企业的应收账款有相当一部分是通过非正规或打擦边球的方式催款,成本也较高。当前环境下,这项业务有强烈的市场需求和发展空间。企业应关注此项业务的操作实务,加强与银行方面的沟通,以及政策的咨询。通过这种应收账款保理形式让一些死账变成活钱,同样也可以减缓企业现金流的压力。

 

3. 资本结构管理

 

资本结构管理也是管理会计理论在实践中应用比较有效果的例子。资本结构可以概括为债权与股权的比例问题。要在一种动态平衡下保持灵活的结构,这也是融资结构的一种选择。最典型的就是“债转股”的调整方式,企业要认真测算当前融资成本的名义利率和实际利率,通过多种形式表外的处置和表内的优化,尽力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为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减轻包袱,轻装上阵。

 

4. 风险管理

 

风险管理也是管理会计理论中非常重要的应用工具。目前,国际层面最新的全面风险管理框架是2017年9月美国COSO发布的第二版《企业风险管理框架》(ERM)。与十多年前的第一版相比较,第二版ERM框架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有五大要素二十项原则,是一套比较系统、先进的风险管理理论和工具描述。在国内,国资委针对中央企业颁布过《中央企业全面风险管理指引》,国资委、财政部等五部委也发布了《企业内部控制基本规范》等一系列关于内控风险管理的制度规范。不仅针对中央企业和上市公司,所有企业均可参照。结合企业实际情况引入系统理论与工具,相当于给企业带上了护身符,在以风险导向为原则的指引下,为企业保驾护航。


      另一个风险管理工具是风险价值模型(Value And Risk, VAR)。这个模型主要应用于金融企业,比如商业银行,作为一种风险量度和风险管理工具来使用。银行非常重视风险管控,因此这个工具的理念和模型值得其他非金融企业借鉴和参考。
希望本文对于企业了解财务危机、应对财务危机,并采取适当的方式摆脱危机有所助益。